在探讨今天这篇文章的主角之前,我们有必要先看看一段历史。

 

二战结束后,世界却并未进入真正的和平。两个超级大国掀起的冷战令民众划清意识形态的界限。于是抽象表现主义应运而生——艺术家用自己看得懂的符号作画,避开政治争端。

 

“懂的人自然懂”,马克罗斯科的引起你的共鸣嘛?

 

以往的为宫廷服务的肖像画,为取悦富商的风景画,为宗教传播的祭坛画等等都是画家以服务其他人而根据社会标准创作的。直到印象派,野兽派的出现,我们看到梵高,高更的画中带有了作者的情感色彩。这种过于狂暴的情感令观赏者很容易被淹没于其中而失去了理性,不过这无疑是一个先锋式的开端——作画不再是仅仅是描绘事物,宣传德行,画家可以用独特的见解创造属于自己的符号,在画布舞台上表演自己的剧本。

 

 

从抽象色块、泼墨、肌理慢慢的有人开始着眼于一些时下的物品,最著名的莫过于安迪沃霍尔的"番茄汤罐子“了。画家紧随时代,如同摄影师般把当下的建筑、人文状态、流行物以自己的视角抓拍进画布,这便是所谓的波普艺术。

1964年霍克尼从英国来到美国加州结识了沃霍尔等一些波普艺术画家。在这个圈子的影响下,作为异乡人的他很快洞悉了周围的环境——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中,泳池、草坪是财富、身份、地位的象征。巧合的是无论是蓝天、水池还是现代的房屋、草坪,这些物体基本上都是大块的矩形,仿佛就是抽象表现主义中的色块构图分支!而蓝天象征的开阔,水池的放松,房屋暗示的富裕结合鲜明的色彩,无不召唤着人们潜意识中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方正的构图组合存在着自希腊时代留存下来的模数关系,这是西放艺术的传承性,如同科林斯柱式上的花环装饰,霍克尼在水池边往往加入些植物让整个画面更为协调而充满生机。他在水中的波纹和水花上下功夫,进一步调和画面的有机感,令人仿佛置身于其中。